加入收藏 | 集團網站 | 大有網站 | 義煤OA網| 耿村e家人

母親
发布时间 2020-05-15

  每当我坐在母親面前,端详她日渐变老的容颜,忍不住阵阵酸楚涌上心头。
  近几日,母親身体欠佳,时不时就心慌出汗。加上晚上休息不好,看着母親发黑的眼眶,听着母親吃力的喘气声,我的心里甭提有多么难受。人人都说老来难,母親经历了一生苦难,老来却还要遭受病痛折磨。
  母親出生在旧社会,今年七十七岁了。母親两岁半的时侯,因为外公是地下党,被叛徒出卖而惨遭杀害。母親四十多岁时,外婆因病去世。
  母親十八岁时嫁给父亲,婚后一百天父亲参军到部队。母親婚后第一年的正月,奶奶生了四叔,之后的几年,奶奶又生了五叔和六叔。因为母親是长媳,她一边照顾奶奶,一边挑起了家庭重担。为了全家十几口人的生计,母親背着四叔去学校教书。别人家一年分不了一袋子小麦,母親教一年书,就可以扛回家一袋子小麦,为这个十几口人的大家庭作出了特殊贡献。
  母親二十四岁才有哥哥,因为产前痢疾,又害怕吃药对哥哥不好,所以母親坐月子拉肚子一个月,导致贫血。哥哥也营养不良拉肚子。多亏了父亲在外面上班,购买回来红霉素,才治好了痢疾。但是母親从此落下了头晕的毛病,只要劳累,母親就会出现严重头晕,水米难进。都说月子里的病,月子里才能治好,母親生小弟的时候大出血,接生婆一筹莫展。母親硬撑着坐了起来,把身子下浸透了血水的床单一拽扔到地下。母親说她真是命大,她坐起来以后,血止住了。
  服役六年后的父亲转业在外工作,母親在农村参加大生产,干着和男人们一样的农活儿,却挣不到一样的工分。母親天天怕我们饿着,吃不饱饭,经常挖野菜。土地承包到户以后,母親一个人管理着十几亩庄稼,成年累月起早贪黑,回到家里还要给我们做饭,忙家务。她总怕庄稼荒了,遭人笑话。
  有一年,秋莊稼剛茁苗的時候,滿地的野草也跟著瘋長起來,特別是有一種叫抓地龍的野草,它匍匐的莖蔓一節一節,只要枝節貼著地面就會生出不定根,比大豆苗長得還旺。看著滿地豆苗被抓地龍給淹沒了,心急的人眼淚都能掉下來。
  有人对母親说:“这满地的草,啥时候能处理干净啊?不要这些豆苗了,随它荒吧。”母親却舍不得,她相信总有一天,她会把这些野草统统拔光。七八月的天气热得像蒸笼,母親手提水壶,头戴草帽,蹲在田间拔草,一天拔不完,第二天接着拔,星期天我们也和母親一起拔草。那一年收获的大豆,我们在老家没有吃完,还带到了矿上继续吃。
  又一年的秋天,正值小麦下种之际,老天爷不住地下雨。连阴雨天,把庄稼地浸得透湿。那些年的农机车稀缺,养牛的人家只顾忙自家的,哪还有功夫帮助别人家?为了及时播种小麦,母親就领着我们扛起锄头、镢头下地劳动,依靠力气深翻土地。连续一周,深翻了二亩多地。小麦种上了,母親也病倒了。
  父亲心疼母親,把母親带到矿上治病。可是,母親总是担心她不在家的日子里,我们几个男孩子能否吃好饭,会不会耽搁上学,经常被学校老师批评怎么办?
  母親盼着我们长大,等我们长大了就不愁种地了。父亲担心母親被农活累垮了,就赶上党的好政策,尽快为我们办理了农转非户口。
  然而,来到煤矿生活以后,因为父亲的工资低,日子仍然捉襟见肘。无奈的母親,做起家属工在加工厂为井下加工铁丝网,一捆一百多斤的铁丝网,母親说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扛起来的,那时候哪来的力气。是生活所逼吗?我们后辈谁曾经吃过这样的苦?
  好不容易盼到我们参加工作,又到了我们结婚的年龄。从大嫂进门,家里就开始欠外债。面对未来的压力,年近五旬的母親,又开始学着做生意,因为没有经验,第一次进货就上了当。母親说:“狡猾的批发商不让验货,一袋袋装好的袜子,带回家拆开后,才知道都是窟窿。”她以后才慢慢有了经验。
  从此,无论炎炎烈日和寒风凛冽,母親天不明就赶车到百里之外的洛阳关林市场批发衣服,回来后,又披星戴月赶集卖衣服。寒冬腊月,母親站在街头等待顾客光顾摊位,几番讨价还价之后,总算卖出去一件上衣,回到家才发现买家给了一张一百元假钞。母親伤透了心,以后买了个验钞机,预防再次受骗。
  因为是小本买卖,母親的生意始终没做大,除了还账,只够补贴家用。母親又累瘦了,变黑了。
  常言说: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我们兄弟四个年龄相差不多,伴随着母親做生意的十几年,母親跨入了花甲岁月。这期间,我们家添了八口人。娶儿媳、伺候儿媳坐月子,母親伺候了大的,接着又伺候小的,忙得焦头烂额,唯恐照顾不周全,担心儿媳们受委屈。好在我妻子、嫂子和弟媳个个都是通情达理之人,从没有因为家庭锁事吵闹拌嘴。
  本来指望父亲退休后,母親该享福了,没料到,父亲离休不到两年就患了脑梗疾病。父亲患病的十三年,年年住院治病,母親就要强打精神。父亲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母親怎么能高兴起来啊?母親总是说从父亲得病以后,她都不会笑了。
  直到去年八月底,父亲犯病后再也没有离开床,不到三个月,父亲就撇下我们走了。没有了父亲的日子,最让我们放心不下的是,母親晚上不会瞌睡。二月十四日是母親的生日,我也没敢提起,害怕母親想起父亲。因为父亲在的时候,我们只给父亲过生日。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母親送上祝福,祝愿母親健康长寿。
  晚饭后,接到母親的电话让我过去,我心里开始紧张,因为下班的时候我已经看过母親了,如果不是特别不舒服,母親是不会让我过去的。“去医院吧?”得知母親心慌怕动弹,我放心不下。
  想一想母親这辈子所受的累,吃过的苦,我只希望母親每天平平安安。
  又是一年母親节,我却守在母親的病床前,写下这篇文章,记录一下过去的点点滴滴,来表达对母親的爱,也算是送给母親的节日礼物。

(常村煤矿  李红波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網頁] [關閉本窗口]
相關內容
查無記錄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備10204243號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網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