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團網站 | 大有網站 | 義煤OA網| 耿村e家人

麥穗黃了
发布时间 2020-05-28

  仿佛一夜之間,溫孟灘上千畝小麥全黃了。
  沈甸甸的麥穗在驕陽的親吻下彙成一片金色的海洋,前擁後簇,隨風起伏。
  准確地說,這些麥子也不是一夜之間就變黃的,從農曆“小滿”開始,這些麥穗先是由碧綠變成微黃,而後由微黃變成金黃。看著滿地金黃,農民們像看到自己孩子似的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:豐收了!
  最先報告麥天信息的是剎雞。剎雞是一種鳥兒,全身黑色,紅嘴,它的叫聲是這樣的“剎滴流-剎滴流-剎”,我們習慣地稱之爲“剎滴流”(諧音)。它千裏迢迢從南方飛回,帶著希望,帶著祝福,來赴一場夏天的約會。農民們聽到剎雞的叫聲,不用到地裏看就知道離收麥不遠了。今天,在農村仍流行著這樣一句諺語:“剎雞來,快做鞋;做成鞋,去割麥!”來參加盛夏之約的鳥兒還有布谷鳥,布谷鳥到溫孟灘的時間大概在二十四節氣的“芒種”前後,它用婉轉動聽的歌喉告訴人們搶收搶種的季節到了。和布谷鳥幾乎同時到來的還有“光棍捉鋤”(諧音),它的叫聲是這樣的:“光棍鋤鋤,光棍鋤鋤”,它告訴人們“大麥先熟,隨後小麥就要熟了”。
  有經驗的老農聽到熟悉的“鳥語”,看看麥子的顔色,就開始著手准備收麥器具,這些器具主要有鐮刀、桑杈、木銑、掃帚、籮筐,准備打麥場地、維修碾場用的石磙,爲收麥做好准備。
  俗話說:“椿花落地吃撚轉,棗花落地吃白面”。也有詩雲:“麥青作撚轉,麥仁作肉粥”。“撚轉”是河南有名的地方特色小吃。收麥前,將地裏青中泛黃的麥子割下來,在搓板上搓去麥芒和麥殼,用大鐵鍋上蒸30分鍾,隨後再把蒸熟的麥粒晾幹用簸箕除掉麥糠,最後是石磨加工,隨著石磨的均勻轉動,散發著麥子芳香青中有黃,黃中有青的撚轉兒打著旋兒落在碾盤上。在我的印象中,“撚轉”的食用方法有兩種,涼調和爆炒,即用黃瓜絲、蒜蓉調著吃和煎雞蛋、蒜苗炒著吃。也有將“撚轉”曬幹後收藏起來,待秋冬想吃的時候用蒸籠蒸熱食用。當然,最好吃的還是剛碾成的“撚轉”,什麽佐料都不用放,那鮮美的味道讓人久久難以忘懷。現在,“撚轉”依然受到家鄉人們的喜愛。麥收前半個月,伴隨著布谷鳥的叫聲,村裏時常能聽到“來了,來了,賣‘撚轉’的來了”的叫賣聲,吃了兩次,卻再也吃不出小時候“撚轉”的味道。
  碾場是力氣活,也是技術活。麥天是沒有時間觀念的,在碾場的時候更是如此。在大集體時代,麥子好壞不僅要看麥子在地裏的長勢,更要看碾場。而碾場的關鍵是留意天氣變化。俗話說,夏季的天小孩的臉,說變就變。這話一點也不假。上午可能是豔陽高照,保不准午後,從天邊飄來一片烏雲,接下來有可能就是電閃雷鳴,雷雨交加。這個時候,整個麥場就像在進行一場戰役,大人小孩全部投入戰鬥,拿著喇叭指揮的、挑麥稭的、聚垛的、掃場的、蓋篷布的,有條不紊,忙而有序。這個時候是不能偷懶的,誤了飯點是小事,如果動作慢,好端端的麥子就可能被淋濕,甚至被暴雨沖走。
  如今,在平原地區,大功率拖拉機、收割機早已走進田間地頭,傳統作業方式正悄悄退出曆史舞台。而小時候收麥的記憶卻永遠留在了我的腦海中,久久難以忘懷。
  麥穗黃了,又一个丰收的季节。

(义海能源大煤沟煤矿 沈红卫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網頁] [關閉本窗口]
相關內容
查無記錄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備10204243號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網站管理